位置: 澳门金沙官网 中国 科技界人士看全面深化改革:用创新驱动发展

科技界人士看全面深化改革:用创新驱动发展

作者:鲍逮 来源:本站原创 时间:2019-07-20

  2013年7月17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到中国科学院考察工作。

  “科技兴则民族兴,科技强则国家强”,总书记的话,让在场的科技工作者感受到温暖,更感受到责任重大。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国科技实力不断攀升,一些领域已经跻身国际先进行列;科学技术促进经济转型、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不断凸显;科技体制改革日渐深入。

  中国,正在向着创新型国家,一步一步坚实地迈进……

  从跟踪、模仿到“以我为主”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国基础研究领域喜讯频传。

  11月9日,星期六,中科院高能物理所。“万人计划”入选者、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和他的团队依然在实验室忙碌着。王贻芳带领一支“以我为主”的国际团队,发现了中微子新的振荡模式,被誉为“中国对基础物理学最大的贡献”。他说:“大亚湾中微子实验二期正在建设中,我们希望能搞清楚不同种类的中微子的质量顺序;三期还在设想和规划阶段,我们希望在这一阶段寻找中微子振荡中的CP破坏。”

  陈佳洱院士曾说,基础研究是高新技术发展的重要源头,人类今天在高科技上取得的种种成就,无不植根于基础科学,尤其是量子论、相对论和生物基因的发现和研究进展。

  中国科学院院士薛其坤说,“在一些领域,我们国家已经跻身国际先进行列”。他领衔的科研团队首次成功实现“量子反常霍尔效应”。这项研究成果从理论研究到实验观测的全过程,都由我国科学家独立完成。有预测认为,它将加速信息技术革命的进程。

  小麦A基因组和D基因组的测序难题被我国科学家攻克,这对我国这样一个小麦生产和消费大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。D基因组测序项目牵头人、中国农科院作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贾继增说,下一步将加强攻关,力争使我国小麦研究5年内跃居世界领先水平。

  2013年11月8日,山东青岛即墨鳌山湾畔,挖掘机在一片滩涂中作业。未来,这里将成为我国走向深海的基地,预计将于2015年投入使用。国家深海基地管理中心主任刘峰介绍说,“它将是中国开展深海技术装备研发和试验、深海科学研究和深海资源调查的公共平台”。

  “曾经,我们落后于人,经历了跟踪与模仿这不可逾越的阶段;今天,要实现创新驱动发展,我们正在奋起直追,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,开拓新的方向。”一位接受采访的科学家如是说。

  企业家到研究所,科学家进企业

  现代科学技术渗透到经济活动中,渗透到社会生产的各个环节,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决定性因素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科技成果转化造福民生的速度加快,焕发出别样的生机。

  “通过与中科院合作开发,我们出口欧洲的壁炉用雾化配件,在当地市场已替代国外高端产品。”佛山科日超声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卫忠说,这是公司“最赚钱”的新产品。

  截至目前,在中科院54个研究所与佛山企业开展的780多个合作项目中,燃料电池汽车关键零部件、压电陶瓷等60多个项目,作为重点产业化对象,获得了财政立项支持和社会资金大量投入。

  贵州瓮福集团是我国重要的磷化工基地之一。中国工程院院士陈丙珍等科技工作者,曾为公司解决了很多问题。该集团董事长何浩明说:“国家应该鼓励科技工作者走进企业,走向农村,把他们的研究成果尽快地转化为生产力。”

  为了打通科技成果转化的通道,科技界不断进行各种尝试。“带企业家到研究所,带科学家进企业”等路径,有效破解了创新信息不对称、科技成果转化难等问题。

  年过八旬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吴明珠,因为对甜瓜事业的热爱,把半个多世纪的光阴奉献给了新疆。她培育的28个经国家审定的瓜种,推广面积覆盖了全疆主要商品瓜区的80%,使当地涌现出一批甜瓜致富村……

  “只有科技的改进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经济的落后,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。这是我们科技工作者的使命!”吴明珠说。

  改革,成为上下同声的呼唤

  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副所长乔格侠一直有个建议:设立专门的动物分类学岗位,对从事这项工作的科研人员采取符合这一学科的评价标准,“分类学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基础工作,但这个专业发文章不会太多,按照现行评价标准,很难得到晋升机会,现在我们国家的分类学人才几乎断档了”。

  科技体制改革的推进,让乔格侠看到了希望。《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意见》明确提出,根据不同类型科技活动特点,注重科技创新质量和实际贡献,制定导向明确、激励约束并重的评价标准和方法。

  今天,我国科技发展已经到了一个新阶段,传统管理模式难以为继。全国政协副主席、科技部部长万钢曾说,当部长的几年中,他“无时无刻不在考虑深化科技体制改革这个问题”。

  为了推进企业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,2013年1月初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《关于强化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全面提升企业创新能力的意见》,明确提出以深入实施国家技术创新工程为重要抓手。今天,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已经不再是科研机构“一统天下”。据统计,国家科技重大专项52.3%、863计划38.7%、科技支撑计划40%以上的项目(课题)均由企业牵头实施。

  2013年,中科院这支科技创新的“国家队”也给自己动了一场“大手术”:取消原有的4个科研业务管理局,设置前沿科学与教育局、重大科技任务局、科技促进发展局;三个业务局工作性质、管理方式不同,将建立三类不同的评价体系,其工作覆盖全院所有科研院所和教育机构。

  中科院院长白春礼说:“这次改革的目的,正是按照科技创新活动的性质及其功能、特点来设置组建科研业务管理序列,以避免职能交叉、重叠,理顺工作关系,提高管理效能,并为推进学科交叉融合与协同创新提供科学、高效的组织架构,更好地发挥我院建制化特点和‘集团军作战’的创新优势。”

  今天的世界,正处在新科技革命的前夜。我国已经到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关键时刻,必须把科技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,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。在这样一个历史的交汇点,“不能等待、不能观望、不能懈怠”,科技界任重道远。(本报记者 齐 芳 金振娅)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栏目导航